笔趣阁 > > 绝世长安 > 第八十三章 都不许死 同登仙路

第八十三章 都不许死 同登仙路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
“好了,你既然有这个福分,赶紧结丹离开吧,你当小心,到了仙界,一的一切,以保命为前提,遇事再三思量!”

“好好好,有祖宗这句话,我这就结丹!”

赤火其实也可以立马结丹离开凡界,可就这么走了,将来遇到红鱼,恐怕不好说话,有木瞳这句话,以后万事好交代。

一股股赤红色的灵气在身上流转,他僵直地趴在地上,周遭草木倒伏。

见他灵气循环还算安稳,木瞳就坐在一旁,也算是小小为他护法一次。

蓝天白云,一片清光笼罩的阵法之下,绵延着一片巨大的建筑群。

期间鹿鸣呦呦,虎狼温顺饮霞露,仙禽争鸣上九霄,草木精怪、虫鱼鸟兽,在此地各自寻得安生,百兽谐然。

许多巴掌大小的各族精灵在树梢间嬉戏打闹,多条河流蜿蜒流淌,地上的路由各色鹅卵石铺就,有烟火人家,也有书声琅琅,有沙场练兵之铁血,有市井繁华之喧嚣,各色人生在此呈现,好一副仙界乐土,安然无忧。

殿内仙音环绕,流云飞袖,叮当环佩,各族仙子体态极妍,一静一动,舞姿天然。

今儿个也不知师兄为何如此雅兴,久违操持起丝竹之乐。

神念一动,神军走上前去。

“圣王,族老进宫来了!”

“哦?前日里才相会过,莫不是有什么要紧消息?”

转眼看了一眼那些专心跳舞的仙子,温和道:“大家辛苦了,今日到此为止吧,他日再与诸位仙子讨教。”

“小仙告退!”

领舞的人行了礼,转身一挥广袖,一众仙子退出殿内,只剩各色乐器余音犹在。

“哎哎哎,你这孩子,你们别走啊,欺负我老头子不是?”

二人相视一眼,似乎老师今日心情大好?

老者进来,见只自己三人,随便找个椅子坐下。

“你说你,神军好歹知道给我修个茅庐,这风吹日晒也是辛苦。你倒好,我好不容易算着你在听着渺渺仙音,我一来你就把他们打发走了。”

圣王脸色带笑:“老师今日来此,可是有什么好消息?”

“哼,知道瞒不过你,消息是有,不过你二人猜一猜。”

也不管二人,自顾地掏出法宝桌椅,品起酒来,怡然自得。

师兄弟相视一眼,这还需要瞒么?您老的喜色都挂在脸上呢?

圣王做深沉思考状,神军做抓耳挠腮状。

大概过了二十息。

神军振臂抱拳,神色庄肃。

“老师卦术无双,我和师兄实难猜测,还望老师告知。”

“哈哈,说来我也没想到,圣物八叶了,我看九叶也将近,小老儿我实在欣喜,特来找圣王讨杯酒喝。”

这下子,师兄弟是真没想到,这才两三日光景,圣物何得此机缘?

“老师,瞳儿状态如何?”

放下酒杯,金太冲故做沉思,摸了摸胡子,只顾叹气。

“唉,师兄,我帮不了你了,老师这是酒瘾来了。”

“你不帮我谁帮我?花神酿酿造不易,我也只有半坛!”

“除非你让我喝三杯!”

“我还没喝呢,让你喝三杯还不如让老师喝一杯!”

“好!一杯就一杯!你先把坛子给我!”

神军提着酒坛,慢步走到金太冲桌前,拔出塞子,陶醉地闻了一口,金太冲鼻下胡子张开:“快快快,好徒儿,给为师满上。”

“老师,这花神酿后劲奇大,滋味无穷,当真要满杯?”

接着摇摇头道:“老师这一醉千年,公主殿下就不知道何日归家咯。”

作势就要倒酒。

“对对对,半杯就好,半杯就好,快快快!”

见神军还不收手,老者眼巴巴望着酒坛,却道:“行了行了,不能再多了,喝多了误事。”

回头望了一眼师兄。

神军自己掏出一个杯子,也给自己倒出半杯。

还好还好,只用半杯酒就解了老师和师弟的馋虫,圣王悄悄使用法力,神军手里的酒坛纹丝不动,内里酒水叮当。

见神军果真半杯后不续,金太冲端起酒杯,先是用袖子挡住,深深吸气闻了闻,睁开眼。

“花神果然是得天地之造化,这半盏酒,已有万花精粹!”

说罢,抿了一小口。

“老师,师兄还等着听消息呢!”

神军左手拿着酒坛,轻轻碰了碰老者胳膊,把半杯酒一饮而尽,顿时额头见汗,右手死死攥住杯子。

“啊?哈哈,圣物状态极好,公主殿下自然也是,我看公主归来之期近矣!”

又抿了一小口。

圣王有些猜测,这下更是彻底放心下来。

深深呼吸几次,神军这次给自己到了满满一杯!

圣王见此加大法力输出!

看了看自己就快见底的玉盏,看了看满而不溢的那一杯。

金太冲正待开口,那酒坛飞往圣王去了。

“师兄小气,老师若不嫌弃,此杯就孝敬您了。”

“混账,老师再贪杯,岂会贪图弟子杯中之酒?”

吹胡子瞪眼,算了,如今已经抢不过这大弟子,二弟子也够呛,面子还是要的。

“本王把这花神酿留着,待老师得了清闲,定与老师不醉不归!”

神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脸色涨红,脖子上血管暴突,隐隐可见皮肤下暗金色血液流动。

喝了剩下最后一点酒,金太冲舔了舔嘴,这徒儿好不懂事,你可以分润一些给为师嘛。

“你不是说一杯醉千年嘛?敢如此?”

“哈哈,徒儿最近也小有进益,多睡三五日便好。”

得了,这天聊不下去!

“养大徒弟饿死师傅,我还是去看着我那卦镜比较安心!”

金太冲起身直接飞走了。

“师兄,这花神酿怎地如此霸到?”

神军须发皆张,神武的盔甲上血气涌动。

“哈哈,刚刚是谁在老师面前说自己小有进益来着?”

“不行,我要睡了,玄天剑宗我已派人去,师兄多关注!”

直接躺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睡了。

“林南天这些年韬光养晦,怕是得本王亲自走一趟!你睡吧!”

经过几日陪伴,林雪出山了。

无人相送,一人一剑而已!

刚出玄天城,差点在空中迎面撞在一人身上。

此人一身堂皇金衣,背后神光环绕不息,隐现万灵模样。

“人族林雪,见过圣王!”

“哦?你就是林南天的女儿?当真恍如花神在前,不得了啊。”

“圣王过誉,当比不得花神大仙,林雪还有任务在身,就此别过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圣王满脸欣慰,一副看自家晚辈的样子,看了眼远处,从城门步行而去。

剑心长老按下心里的悸动,跟着林雪的方向追随而去。

“笃笃笃!”

“何事?”

“宗主,山门外有一个自号木圣的人求见!”

“哦?你把他请来书房相见。”

弟子下去,林南天整理了下衣着,左右看了看书房摆设。

“木兄!”

“林兄!”

“你下去吧,吩咐下去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”

“圣王此来何事?”

“好你个林南天,见了本王,当真半点不客气!”

木圣自顾笑了起来,才是真的半分不客气。

“木兄这般高人,当然以直相交!木兄请坐!”

“林兄快人快语,那我也直说了。小女出生便遭了那怪异天象,至今下落不明。想必林兄知道此时仙界局势诡异,我儿归途恐怕不平,是以,请求林兄的玄天剑宗相助,关注一二我儿下落,若是发现,请给与力所能及的护持,我精灵族,大恩必报!”

“公主殿下在我剑宗地盘失踪?”

“老师所测,当不会错。此番天尽头和仙凡交界入口相接,时日长久,林兄可有感应?”

“有一些,不是很明了,圣王如此一说,我便明了了。”

“小女之事,就拜托林兄了,论道大会,我族弟子自会前来相助!”

“圣王不必如此,公主殿下之事,小女已经出山探寻。精灵族弟子离开木灵之森,战力有损,好意心领了,若那司衍圣地之人不知进退,我玄天剑宗定然再次让他们长一次记性!”

“林兄不可大意······”

二人都是一方霸主,虽然玄天剑宗只是百万里内第一宗门,比起精灵族远远不如,可霸道之气,护卫三族之心,二者相通。

到了这个修为,活了无数岁月,能遇到如此志趣相投的道友,机会可不多,正事说完,二人继续交流。

一行人走到天黑,终于在路边遇到一个像样些的客栈。

大堂满座,人声沸腾,马栏爆满,客栈外多了许多驻马桩,人数太多,跑堂的小二根本忙不过来。

“小二,今日可还有客房?”

“爷,今儿客源满住满坐,已经没有客房了。”

“碗筷吃食,可有富余?饮马槽粮,可有备足?”

“这个有,只是怕是要委屈几位在外就餐了,您也看到了,小店实在找不出地方。富贵儿,过来给几位客官接马!”

“我看你家招子上有十几道招牌菜,除了赶时间的,一样给我们上一道,我们就在那等你,这是饭钱!”

小二接下银子,应了一声,赶紧跑到账台交账,顺便对掌柜的交代,便去后厨叫菜。

“娘,今儿我们只能住外面了,里面客满了。”

勾星武一直在门口,等着客栈的人出来传菜;蛮牛牵着马匹,去驻马桩打理。

“你耳朵不错嘛。那就住外面吧,等下你和二林好好想个办法,给他们找点地方住。”

荒郊野外,没有办法,不是修行者就必须安抚好五脏庙。

趁人不注意,宝婵已经飞快拼起了一张木桌,每人一个一个原木凳子,杨翠刚刚下车,眼前的一幕,让她深深感受修行者世界的便利。

几人正要入座红鱼把长盛拉到一旁。

“公子,那老妖已经结丹上天了?”

脸上止不住的震撼,昨天,自己才让他生死不能,今天他就结丹飞升了?去仙界啊,多少凡界修士的梦想?

“确定?”

“他以心声留言,这个距离我能感应到!”

长盛的手有些颤抖,没想到啊,老妖怪反而先上去了!

很快收住情绪,祝他仙途顺遂吧。

“此事,吃了饭你再告诉他们。”

“各位客官,菜来了!”

小二身后跟着三个传菜的厨子。

走到近前,崭新的木桌,还散发出新木清香,几人吓得一顿。

“各位客官真是神仙本事!今日客满,小店招待不周,望各位客官见谅!”

“饱腹即可,小二哥客气。”

一天的路程,娘儿仨早就疲惫不堪,草草对付几口,便回车厢。

两个大汉和四个孩子,就这么围坐在火堆旁。

“少爷,我有个事想禀报少爷!”

“何事?”

“那日和少爷祭祖回家,我便发现自己不一样了,今日骑马,我试着修炼,却比平日更迅速,少爷可知是何道理?”

“你那日是否带了《山字部》原本?”

“就这点念想了,日日带在怀中,不曾离身!”

“修炼快了是好事嘛,没事多看看。”

“额,好的少爷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皆有疑惑,少爷没说具体情况,反而问了其他事?

勾星武心里一动,被一个想法惊到。

红鱼见大家开始沉默,清了清嗓子。

“你们说完了吗,说完了我也有一事要告诉大家!”

几人疑惑着看向她,她却看向长盛,长盛点头。

“二林少爷,宝婵,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!”

这下大家都坐直了,什么消息值得如此准备?

“白崖山山那四脚蛇,天黑的时候已经结丹,上天去了。”

“死了?唉,修仙还不如修武呢,这就死了。”

“死了又如何,怕是我们活了几辈子也不如人家一世。”

“变不成人有什么意思?”

俩大汉开始争论,蛮牛可不知道这个上天,不是平常人们说的人死了,是上天去了。

宝婵和二林死死捏住衣角,被这个消息震得不轻,这太意外了。

长盛再次点头,二人这是彻底信了,那老妖,竟如此了得?

长盛也是神往不已,强装淡定又如何,今晚在座的四人注定无法入定。

“主、主人,我们也很快可以去天上的吧?”

蛮牛失笑:“少爷和几位姑娘都还年纪小,可不要那么快去天上哟。”

“闭嘴,少爷他们说的上天可能跟我们说的不一样!”

“大哥,你打我干什么?这不是······”

勾星武直接捂住了他的嘴,这死牛,没见少爷都不打算解释嘛?

“可以的!在将来的某一天,不论我们之中谁先行一步,记得在天上打好前站,期待我们在上边,再次相聚!”

他的话蕴含着强烈的自信和向往,一时间,明了的三人望着天上无尽星空,皆是心潮起伏,仙界在聚!

“你也好好修炼武艺,以武入道,登上修行路也不是没有可能,只是这要看个人天资,你切不可懈怠!”

勾星武哪里想到自己也有着可能,他接触长盛最久,此刻已经彻底明白,这上天是什么意思。

激动得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话,蛮牛一边拍他后背,一边大笑。

“大哥你莫要激动,那些老神仙修行也能活一百多岁,这样弟弟走的时候,你还能送送我!”

勾星武硬生生止住一口老血,不理他。

“自从遇到主人,离奇之事一件接着一件,总感觉主人到了上边也很厉害呢!”

二林哂笑不言,我这才叫离奇呢!

长盛留恋地收回深空里的目光。

“他日我们都会分开,蛮牛,你也算我在这世界的武道大弟子,我们师门叫做神英武馆,武馆宗旨:忠君爱国。虽然你天赋不错,但也要勤练武艺,将武馆发扬光大,你大哥运气比你好些,但也可能送不了你了,以后你得多看书,万不可稚童心性,不要误了自己。”

蛮牛霍然起身,他只感觉以后自己怕是不能常见少爷了,这是自己真正的师父,眼眶湿润,千言万语说不出口,只得憨憨抱拳,低声道是。

“至于我们几个,各自机缘不定,这条路,只能靠自己。”

长盛伸出拳头,红鱼宝婵看不太懂。

“嗨!这样!”

二林伸出拳头,和长盛拳面相对。

“反正我们都要跟着主人的,下次再来。”

红鱼还是怯生生伸出手碰了一下,宝婵只得伸出手。

看了一圈,长盛低沉到:“谁都不许死,共同登仙路!”

反正不知怎么的,蛮牛看着少爷他们几个碰拳,自己一边傻笑一边抹泪。

各自坐回原地,寂静的夜里只剩柴火偶尔的爆鸣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马道上过来几人,客栈已经关门,见长盛他们在这边,便转头过来。

“主人家,能不能借个火热口饭?”

长盛温和道:“可以的,你们坐吧,这边有凳子。”

“咦,你们这是被野物追啦?”

蛮牛耸动着鼻子,指着几人的后背说到。

“唉,不敢惊扰贵人,我们也是跟着送人去郡城,火折子弄丢了,不敢过夜,只得摸黑赶路,上半夜被几头畜生追了一阵,我们也是命好。”

“去郡城干什么?”

“这郡城学府要开课了,骆家山骆老爷家二公子要求学,便顾我们护送去郡城,也跟着担挑些货物。”

骆家山离白水县城小半日脚程,口音对得上,勾星武对长盛点了点头。

几人坐下身来,便开始拿下水壶,所谓热口饭,就是把随身携带的油炸糯米粑,放在柴炭边隔着叶子煨热,往竹筒里灌一点水,加点茶叶,稳住一头,架在火堆边热水,奔波生活,确实挺难的。

“几位兄弟,我们也要往郡城去,不知今日郡城可有什么好玩的消息?”

勾星武开口,把自家用的小茶壶递了过来,那人也不客气,把竹筒里的茶水倒了进去。

忙完这些,那汉子自嘲一笑。

“说来不怕这位大哥和几位取笑,当日我们送骆二公子去那郡城,打听云岭学府所在,逢人都说不知道,我们找了好半天,还是在客栈休息的时候,听人说不久前,郡守大人把云岭学府改成了松涛学府,可把我们几个丢人丢得够。不过那学府也真的是好气派,旁边松林风光,比我们白水这些好看,我倒觉得这名字改得好,只是不知官府为何下令不准再提云岭学府几个字。”

“我等升斗小民,学府改名这种事哪里是我们能知晓的,久闻大名,这次去要是能看上一眼,也值了。”

“这位大哥说的是,要是自家有人在里面读书做学问,真是可以吹上一吹。”

几人一脸向往,见吃食冒热气,几人憨厚一笑,抱歉一声,开动了。

学府更名?各郡最高学府都是又开国太祖皇帝金笔题名,吴家这直接改名了,也不知找了个什么由头,陛下才同意此事?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