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> 拳动八荒 > 荒体震天路 第八十六章 魔现

荒体震天路 第八十六章 魔现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
“若是,他无法控制体内的魔念,您会怎么做?”水月瑶不知为何自己会问出这个问题,她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这考验当初还是她的提议,可现如今,她却有些后悔了。

老者没有回答,这一年以来,他与夜天行相处得像爷孙俩,这样的结果,显然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“姐姐,竟然犹豫了。”

九州万兽图外,小冉俏脸上掠过惊讶,她熟知的姐姐,自认识起便冰冷如霜,那双眼眸里写尽了森凉,行事果决绝不拖泥带水,可而今,却在面对吞噬之体时,犹豫了。

九州大地,

起风了。

秋日的寒凉渐起,

山谷里,风吹散了夜天行的乱发,碰巧有乌云遮住天空,惊雷声回荡谷间,大雨如注来得突如其来。

夜天行自梦中惊醒,身侧的水月童与老头却不见了踪影。

“童童,老头!”夜天行瞳孔微微一缩,从草席上一蹦而起冲向谷间的山洞,“水月瑶!”

他越过干草编织的帘,水月瑶也同样不在。

“人呢?”夜天行顿时有些惊慌起来,他在洞外发现了一些零星的脚印,心头顿时生起一丝不安。

“水月瑶,童童,老头?!”

夜天行冲出山谷,零星的脚印到谷口就没了,“什么时候?”

童童和老头就睡在他身侧,若有人来他应该能察觉到才对,谁能在他完全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将三人带走?

在这荒山野岭,又会有谁追来?

“该死,怎么偏偏睡得这么沉!”夜天行抱怨自己,脚下猛地用力,朝着森林中极速追赶而去,一边追赶一边呼唤水月瑶三人。

“嗅嗅!”他在林间的一处树梢嗅到了一丝血气,眼神顿时一沉,心底的那股不安越发的浓郁。

他攥了攥拳,继续向前狂奔。

秋日的凌晨格外的冷凉,和着惊雷声,密布的乌云降下了雷雨,将林间浅淡的血腥气全数冲淡。

那消失的脚印,又杂乱无章地出现在了夜天行视野之中。

寒风猎猎,吹拂着夜天行的身躯,吹乱了他的发,掀起了他的衣袂,

山峦叠嶂的群山之间,一根血矛突然贯穿虚空,在雷雨洗涤中洞穿了光滑的峭壁。

“噗!”

低沉的闷哼声,在血矛刺向峭壁时想起,夜天行陡然望向那片峭壁,血矛洞穿了老头的胸膛,鲜血染红了老头的白衣,

“走……走!”老头彻底没了生命波动。

昨夜的欢声笑语犹在耳际,恍然若梦,夜天行瞳孔收缩着,僵滞原地,他死死地盯着峭壁上被洞穿的老者,一切都来得太不真实。

雷雨阵阵,淋湿了夜天行的身躯,化作刺骨寒凉,融入他的全身。

“老头?”他下巴在打颤,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,

这是怎么了!?

“哈哈哈哈!小子,你终于来了!”峭壁间,突然响起一道阴冷的笑声。

“大哥哥。”峭壁上,传来童童的叫喊声。

“你快走!”水月瑶和水月童都在,被人束缚住,动弹不得。

夜天行面目森寒,猛然望去,那人他认识,有过一面之缘,他们经过青峰峡脚下的城镇时遇到的纨绔子弟,调戏水月瑶被他出手教训。

“你找死!”老头的死让夜天行丧失了一点理智,冷漠的面孔在这一会儿变得狰狞,字语间咬牙切齿。

轰!

他一脚踏爆了眼前的山丘,万钧之力,震得地动山摇,这一年里,他无法动用元力,只能专心炼体,肉身力量更上一层楼。

“啧啧,厉害厉害!”峭壁

上,男子先是一惊,随即啧啧称叹,“我知道你厉害,可是你看清楚了,你的人,在我手上。”男子阴冷发笑,微微示意,他的随从便拎起水月童朝山崖前站近两分,被拎着挂在悬崖峭壁口的水月童顿时吓得大哭。

“童童。”水月瑶也被推到了崖口。

“别松手!”夜天行双眼充血,浑身都在颤抖,“你想要做什么,明说,有事冲着我来,先放了她们。”

“放了她们?”男子咧嘴笑道,“你当我是傻子?这两个可是我的保命符。”他又冲身后几人示意,下一刻间一张寒铁打造的巨网霎时铺盖下来,男子面露戏谑之色,“不要动,你要是敢动一下,我就送她俩去见那个老东西。”

“好,我不动!”

夜天行站在原地,任由巨网落下,八个人各自拽着巨网的一边将夜天行镇压在下方,霎时一股凛冽自居网上传递开来。

“啊!”

山谷间响起了夜天行压抑的撕心裂肺的声音,

“哥哥!”童童嚎啕大哭。

“童童不哭,哥哥没事!”巨网下,夜天行咧开嘴笑着安慰男孩,巨网蕴含着可怕诡异的力量,竟是能够腐蚀夜天行的肌肤,荒体在这巨网的腐蚀下也开始溢血。

“噬骨虫果然非凡!”峭壁上传来男子的狂笑声,夜天行这才注意到,这巨网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虫,一只两只根本咬不开他的肌体,可这巨网上的噬骨虫数量无法估计,撕咬着他的身躯,尽管没能咬穿,但依然让夜天行痒痛难耐。

“童童别哭,哥哥一会儿救救你和姐姐下来。”

“咳!”夜天行笑着,嘴口流出了血,一双眼睛被鲜血充斥,被数之不清的噬骨虫撕咬,那种疼痛可想而之。

“这家伙,莫非真是荒体?这可是噬骨虫啊,传闻中可以咬碎荒体骨骼的噬骨虫竟然都难以咬开他的肌体!”

滋啦!

夜天行的肌体在溢血,如同炙热洪流般的荒体圣血流淌出来的瞬间,噬骨虫竟是在瞬间惨死,从网上跌落到地上全部被烤焦。

“怎么可能?!”峭壁上,青年瞳孔猛地一缩,“你们几个,给我上!”

四名轮回境四重天的强者骤然发难,个个手持灵兵,坚硬的灵兵携带着无匹锋芒落在夜天行被噬骨虫撕咬过的肌体上,伤痕顿时加重。

“嗤!”

一柄长矛刺穿他的肌体,刺入了荒体骨骸,刺骨的痛,痛得夜天行忍不住仰天长啸,啸声传荡,音波爆鸣,峭壁之下掀起狂暴波风,夜天行忍者剧痛,面容充血,额头虚汗淋漓,他怕吼声太大,伤到童童和水月瑶。

“哥哥。”

“嘿嘿,”夜天行勉强一笑,唇色有些苍白,“童童闭上眼睛,静静地数数,什么都别想。”

他笑着,此时此刻,依然在笑着。

旁侧,水月瑶惊愣地看着那个男人,这是她布下的考验,更明白那如同切骨般的痛楚,可此刻,那个男人依旧在笑着,

他还能笑着。

心底的坚冰,在这一刻彻底崩碎,她心头的触动,难以言喻,万万没想到,为了童童和她,那个人,会做到这一步。

她动摇了,

后悔设下这一切。

“不能动摇,这是为了他好。”冥冥之中,水月瑶的脑海中响起了无问的声音。

“哈哈哈哈!给我彻底锁住他,老子要狠狠地折磨他!”

四名轮回境高手拉开玄铁链,将夜天行五花大绑,梁浩俊狂笑着掠来,手持一柄长戟,他猛然挥戟,戟尖在夜天行胸口划过,带起璀璨的火光,堪比灵兵的躯体也在这一刻被划出猩红的血痕。

“打我?哈哈哈哈

,你倒是再动我一个试试?”梁浩俊笑得越发张狂,以最疯狂的手段摧残夜天行以达到他报复的目的,夜天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“现在,解气了?开心了?”夜天行笑着望着梁浩俊。

“嚯,看来你果然是荒体啊,这么整你还跟没事儿人一样。”梁浩俊一巴掌朝着夜天行脸呼了过来,夜天行没什么感觉,但后者的指骨却瞬间断了。

后者疼得大叫,“真特娘是荒体啊!”

“你让我做的,我都做了,如果不够解气,你继续来,我扛得住,如果解气了,麻烦你放她们走。”夜天行近乎央求道。

“放?”

“哈哈哈,小子,你还真天真啊,真当老子会放了她们?”梁浩俊脸上掠过一抹狡黠,他以目示意,峭壁之上,拎着水月童的人冷然一笑,随即松开了手。

“不!”

捆绑夜天行的玄铁链突然狂颤,吓了梁浩俊一跳,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给我按住!”

四名轮回境高手陡然发力,浩瀚的元力奔涌而出,庞大的威压碾压,四人分四个方向将夜天行再度按下。

嘭!

血腥的一幕,不堪入目,夜天行青筋直冒,面目狰狞,充血的双眼目眦欲裂,体内,血液在颤鸣,识海翻腾。

九州万兽图外,小冉望着这一幕,忍不住唏嘘,“这么做,是不是对他有些残忍了些?”

“为了得到一些结果,虽然残忍了些,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无问亦是有些动容,“最后一步了,希望他依旧能够控制!”

当水月瑶从峭壁上坠下那一刻,夜天行垂下了头,狰狞的面容涌上了一抹狂野,“呵呵呵呵……”他的笑声在颤抖,绝望被无边的杀意所替代。

“杀!”

“杀!”

“杀!”

心底,一个声音骤然响起,奇经八脉,澎湃的力量在复苏,轮回海中,无边的元力轰然冲击向六道光束。

嗡!

无尽的黑炎呼啸着自他体内冲出,

“咔擦!”

束缚他一年之久的封禁被冲破。

隐匿的虚空内,水月瑶震惊不已,这六脉封禁并非寻常封印,即便是轮回绝巅的高手也不可能破开,何况不过轮回境四重天的夜天行。

“哗啦啦!”

仿若万物复苏一般,夜天行的骨骼在颤鸣,血液在咆哮,轮回海中有龙啸之音传荡开来,一头雷龙霎时在他周身盘踞,燃烧的黑炎熊熊,攀爬的噬骨虫瞬间凋零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梁浩俊神情大变。

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如山岳碾压而来,黑炎熊熊,天穹雷霆轰鸣,那双灰蒙蒙的绝望眼眸,彻底被黑炎所替代,

他笑着,呵呵笑着,笑容逐渐变得邪魅。

“你们布下这一切,就是为了逼我现身么?”夜天行突然抬头仰望冥冥虚空,邪然冷笑。

“咔擦!”

玄铁链被扯断,巨网被轻易撕碎。

“小子,你还真是蠢得可怜,被这些人像猴子一般耍弄!”夜天行自语,面露邪性,吞噬之炎铺天盖地地席卷了出去,这方天穹瞬间被灼烧得虚无。

梁浩俊与他的随从们被黑炎包裹,转瞬烧得尸骨无存。

“小子,看清楚了,与你朝夕相处的家伙们,是怎么欺骗你的,良知只会让你离死亡越来越近!”魔性夜天行狂笑着,吞噬之炎化作一条炎龙呼啸长空,炎龙所过霸道无匹,空间瞬间被烧灼成虚无,露出了本该的模样。

冥冥虚空,当一切被灼烧去,一道倩影自混沌中重新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。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X
Top